同样的面孔 | ilovefrog | Scoop.it
后来出差的频率慢慢多起来,但是依然没有时间去当地游玩,每次都是公干,晚上闲暇才得以品味下当地人情,且我一直有个嗜好,便不是跑进什么有名气的地方,而必要花点整段的时间,找到弄堂小巷,看里面人在谈什么,做什么。 这是我第二次来新加坡和越南,新加坡全民教育制度让国民素质相对较高,地铁里的座位设有专门的老孕病残弱席位,很少有人抢位,多数情况下人宁可站着也会为不知何时上来的需要之人预留。地铁站点的标识多重,数字化显著,电梯交错,提包者很少需要用手拎的。只是心目中早年坚信,在地铁上中国十有八九在打盹发呆或玩手机,在日本十有八九在看书,在新加坡十有五六在看书,这种一厢情愿的想象似乎已被充斥的电子数码产品打破,起初有点失望,后来想想也许这正来源于人们对陌生文化的想象崇拜心理。...